Copyright © 。Ⅸ。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RESIST. Powered by FC2 Blog
2017/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2017/09
xxINFOMATIONxx
  • RSS
Welcome to 。Ⅸ。 !!
メッセージスペース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Page top↑


 
2007/02/03 /03:02









人生太苦短,沒空喝壞酒。



----------------『法國俗諺』

























「哪個?」

「那個長髮、綁頭巾的…」

「哦~真是個美人!」




讚許地挑眉眨眼,髮色深蜜晶亮的酒保微笑地從櫃子裡拿出一枚細長白色磁瓶
接著燒了鍋水把瓶子浸在裡頭溫熱後,細心地換到用小陶盆裝的熱水中,附上一枚細磁小杯放在盤裡,遞給斜倚在吧檯邊的雞毛頭

「天冷,不然這冰著也好喝……下一個?」


懶惰的雞毛頭把盤子傳給正在充當跑堂的亞瑟(還好他不喝酒),
換了個坐姿繼續點名:「小沙、柳橙汁……与丸、清酒……啊、醫生…
…唔姆~~我沒看過他喝酒耶…」
想到他每次喝過頭之後醫生斜眼冰冷的無言責備,比什麼都有效地能扼止他酗酒的衝動…

吧台裡的史汪微微傾身,像是在跟安普說話,卻是不著痕跡地從陰影與瀏海下觀察著不遠處桌邊的那群人;這也可算是服務業經驗裡學來練就的一項技能。

「那個白髮戴墨鏡的…就是船醫?…是個怎樣的人?」

「神秘的人!」

完全沒思考就即答的無腦答案讓史汪翻了翻白眼:「是你偶像啊?這什麼鳥形容!」
「噢對~~~差不多是那種感覺啦哈哈!我不知道他喝不喝耶…啊、人都來了…」



安普偏頭看著女神號船員一個接一個衝進酒吧裡,冷風從門外跟著擠進溫暖的室內,每個人都縮腰低頭像隻蝦子似的,凍得鼻頭跟耳朵通紅通紅


「哦…你們在海上應該更冷…」

史汪看著船員們一個個坐下,接著轉身對旁邊的酒保說了些什麼;年輕酒保點了點頭後,就鑽到後面廚房不見了;而史汪則從吧台底下拿出許多個銅鑄木把的大酒杯,和兩瓶琥珀色深淺不一的胖瘦大玻璃瓶。

『安普……嗯?』
終於受不了吵的吉米船長和船醫一起靠了過來,也許是同時有意阻止船廚繼續酗酒…
正巧看見吧檯裡的一堆海量酒杯,兩人不由得挑高眉看向一旁的雞毛頭:
『這些…應該不是你要喝的吧?』

「才不是哩!」
雞毛頭鼓起腮幫子嚴正撇清:「是史汪要調Hot Toddy給那夥人暖身的啦!」
Dr.Dean推推眼鏡,用頗富興味的眼光看著史汪接過酒保手上的滾燙大茶壺,把威士忌、蜂蜜用滾水沖進杯裡
「蜂蜜用滾水沖不太好吧?」
迪恩好奇地看著船員們一個個接過去啜飲時問道:「特有的酵素不就都沒用了。」

史汪點頭微笑,同時以防萬一俐落地收好威士忌酒瓶:
「這裡蜂蜜只是做調味用…其實加鮮奶油或糖也可以,很適合在凍僵的時候喝上一杯…」眼睛一轉,史汪偏頭對吉米笑道:「…所以,要不要在船上準備個幾箱呢?遇到冷鋒寒流下雪的時候可有用了……當然,前提是不要被你們的廚師給提早幹光。」笑容極為優雅燦爛人畜無害




『…我會考慮…』真是個稱職商人啊,吉米冷冷地勾起唇角:
『在那之前,先給我杯什麼吧…不要甜的就好…』他皺眉看向旁邊喝得津津有味的雞毛頭,而後想起什麼似的又對史汪開口:
『…上次那種透明的酒還滿好喝的,也不會太烈…就那種吧。』


「…哦…」
史汪像聽到什麼有趣的事一樣挑了挑眉,嘴角也勾起了不同的角度:
「…就我看來,那的確是很適合您的酒……雖然我覺得您更像Vodka就是了…」

…什麼跟什麼鬼?
吉米一頭霧水地皺起眉,卻看旁邊的安普聽到最後一句時笑彎了眼猛點頭



但史汪沒有繼續說下去,只靜靜地將淺薄透明、帶著鮮橄欖的美麗酒杯輕放在他面前,態度忽然恢復到原本的淡漠有禮,帶著疏離淺笑向吧檯邊的人們點點頭,然後優雅地欠個身,不急不徐地走向另一頭角落裡的鋼琴與直立麥克風




掀開琴蓋試了幾個音,酒吧裡忽然很有默契地安靜了下來
只剩下窗外蕭瑟的冷風輕敲著窗櫺
卻進不來 也影響不了接下來低沉甜美的歌聲





Shadows On The Wall






















有時候

某些音樂或歌聲可以把時間沉澱, 停止的空間裡再沒有難過痛苦的事
殘留在心頭那滴淡淡的哀傷悠遠而甜美,彷彿累積了幾世的記憶或思念…末了卻終於還是輕輕放開手,像音符一個個流過悠揚旋律之後淡去………..什麼也留不住…





吉米別過頭,不去想眼底發酸是所為何來,垂下眉睫卻瞥見桌邊的那杯馬丁尼…

他忽然懂了,這是一種多麼寂寞的酒……但感受到的卻不止如此



希望某人在身邊,是習慣還是愛…?若不確定為何會如此想念…為何要等分開了才酸苦地懷念…






舉起酒杯前,吉米望向窗外
微動的唇瓣並沒吐出心裡的低語

『…乾杯……弗羅爾 』











===============================













好啦其實是花吉目前沒題材,個人又偏心想放歌跟酒才生文的
請編輯不要鞭擊我了我也好想念花吉啊OTZ


話說長官心情好,把以前同事自釀的葡萄酒剩半瓶都給了我
超好喝的!!!耶死!(喂


啊還有很慢很慢的終於感冒了而且好想喝奶酒(←你還是喝巴拉松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MAKU * Trackback(0) * Comment(2) * Page top↑


←PREV xx HOME xx NEXT→
二度
2007.02.03 (17:22) xx URL xx EDIT
一上線就看到文我好幸福(流鼻血

這個吉米要是繼續來這邊喝酒,總有一天他會自己駕著船跑去找花俏的啦~~(奔
喝清酒的与丸感覺很美很可愛o.,oˇ

好想看看花俏跟史汪要是碰面會變成怎樣的情況XDDD
2007.02.04 (18:56) xx URL xx EDIT
最近一整個虛啊而且後面芭樂掉了對不起小花(?)orz

其實主要就是想像到与丸喝清酒的樣子才寫的啊XDDDDDDDDD
因為看著看著就在想這些人誰適合喝什麼酒這樣XD

史汪跟花俏碰面的話要老師你來寫了= =+
因為我連花俏的娘都說不過被壓得死死的啊XDDDD要勢均力敵只能靠老師你了!!(指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o99.blog57.fc2.com/tb.php/99-76425d77












xx HOME x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