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Ⅸ。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RESIST. Powered by FC2 Blog
2017/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2017/11
xxINFOMATIONxx
  • RSS
Welcome to 。Ⅸ。 !!
メッセージスペース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Page top↑


月光酒吧 
2007/01/31 /01:06









『我想開間酒吧,名字?』

「月光酒吧」

『一定要這麼俗嗎?』




「嗯,沒錯。」




















在午後陽光的巷弄陰影中,
阿巴尼斯城裡的某條街底,有家酒吧正準備開門

照理說酒吧不會這麼早就開張做生意,但下午的客人不算少。白天時,這也是家口碑不錯的餐館;只是熟客都習慣叫它『亨利酒吧』,而不是招牌上的『MOONLIGHT』。


在門口忙著把menu架端正的店員,並未注意到旁邊陰影裡輕巧閃過一抹影子
一直等到門口開始走進客群,那影子才開始移動;在巷弄中無聲行走時,陽光落在一頭金髮上格外亮眼。

走到暗巷底的酒吧後門時,這人停下腳步深呼吸了幾次,刻意又笨拙的躡手躡腳看來是想潛入那扇半掩的斑駁木門。
也許是今天午後的陽光太過燦爛慵懶、或是幾個店員根本也還沒睡醒…顯眼的金髮與白膚都沒有阻礙他成功地閃進酒吧的陰暗室內;於是這名顯然很不熟練的侵入者就暫時蹲在角落櫥櫃間輕喘,讓眼睛適應這裡陰暗的光線之後,開始往目標前進。




有了之前的經驗,他很明白該往哪裡走…也知道那個人的房間在哪……
回憶讓他一陣熱氣爬上雙頰直沖腦門,侵入者在陰暗的門廊裡停下腳步用力甩頭意圖保持清醒…他是來這裡報復的!
那扇雕花木門近在眼前
趴在門上聽了很久,確定裡面一點聲音也沒有之後他輕輕壓下門把往前推



上次並沒有仔細看過這間臥室
但出乎他意料之外,室內流動的空氣沒有一絲煙或酒的味道,一點也不悶窒…也許之前的錯誤印象跟酒醉有關…或是跟那個人有關…
鏡片下的藍眼睛仔細掃過那張氣派柔軟大床,上面那些白色與棕紅的柔軟羊毛毯下有些微隆起,但沒看見人。而旁邊的L型皮沙發上隨意扔著一套西裝,再旁邊就是他的目標-----------那組桃花心木的文件櫃與辦公桌!



桌上的文件收拾得很整齊,一份份地用文件夾分門別類地區隔疊放著,只有正在看的那一份稍微散放在椅子正前方……看那井然有序的排列,跟這邊主人平時吊兒郎當的痞子印象不太搭得上邊哪…



正在這麼想著,也打算做出行動的時候
門板猛力地打開,本來搭在門上的那名侵入者重量都在門上,被這突來的力道拉得失去平衡於是很狼狽地就這樣往前仆了個狗吃屎
還搞不清楚狀態半趴在柔軟地毯上的時候,他聽見門卡嚓再次關上的聲音
然後像拎小狗般從後面衣領整個被拎起,他連忙抓住頸部領口才沒窒息

「早安!」
低沉有磁性的聲音帶著笑意禮貌響起,和手上的粗魯動作成強烈對比:他正在將侵入者的手腳綑綁起來,毫不留情地在原本就白晰的手腕與腳踝都留下紫紅勒痕。

「史汪!」
他還以為這個時間這人應該還沒起床…而且力氣也依舊比不過他,這人的腕力是酒吧裡出了名的…「你幹麻?!我要告你監禁公務人員!」漲紅的臉和不敢直視的飄忽眼神不完全是因為心虛…

史汪瞥了那狼狽的人一眼,短促地笑了一聲,並伸手拿下那人臉上已經歪掉的眼鏡:「你曉得,我不太習慣在這個時候招待政府的狗仔…尤其是未經正式介紹場合就非法入侵別人寢室的公務員。」

說著隨手把他的眼鏡扔在桌上,繼續用力擦拭頭髮上滴下的水滴,無視於腰間快要鬆開掉落的那條浴巾:「到底要怎樣才能讓你相信,我們真的是家平凡普通的酒吧,並讓你停止這種愚蠢的偵探遊戲呢,嗯?安迪先生…」

史汪忽然停止擦頭髮的動作,想到什麼似地湊近那人:
「…還是說…」

兩人離得很近很近,安迪就算沒有了眼鏡,還是能看見那頭金蜜色的頭髮正在滴水
水滴落在飽滿結實、圓弧平滑的頸肌上,再滑過凹凸分明、有著柔軟陰影的鎖骨…他說話時的吐氣,正刻意吹動著自己額際的髮絲…
「…你是來找我的…」




他確實記得這泛著蜂蜜色澤的皮膚與髮色…和這副低沉好聽的聲音

第二次見到他
和第一次的惡劣印象完全不同…在陰暗的酒吧裡,醉人的薩克斯風和美酒,這人坐在鋼琴前,手指優雅流暢滑過白琴鍵,用低沉的磁性聲音唱著憂傷情歌。

他的歌聲裡有某種吸引人的事物…帶點沙啞和感傷,每個從他嘴裡吐出的字句都帶著深刻濃稠的情緒;雖然外表似乎還年輕,但氣質與歌聲總讓人有種錯覺以為這是個已歷經滄桑年歲的老人,用歌聲娓娓訴說著往日刻劃的一道道情傷…










這跟第一印象實在落差太大了!


他同樣清楚記得那個 油滑、惡劣、下流、卑鄙狡獪、嘻皮笑臉 痞子
堅持自己清清白白地繳了該繳的每一分稅金,而且清清白白地做本份生意,絕對沒有走私酒賣給海盜、或是販賣各方託售的地下情報等等……而且還用那張可恨的笑臉對他說沒有證據及搜索證無法配合等等有條理又聽來冠冕堂皇的屁話…
這種無他壓根不想見第二次!!
但那天同事拉著被灌到微醺的他喝過一家又一家,等發現時已經被簇擁著進來坐定了……然後就是那動人的歌聲…
現在想想,也許讓他醉得一塌胡塗、醉到搞不清楚就上了床的也許不只是因為酒後亂性…




因為他記得,想忘也忘不掉。

記得這蜂蜜般的漂亮顏色、記得他比酒更醉人的聲音…記得他唇角那抹帶著輕蔑的淺笑,和現在一樣讓他又惱又恨又移不開視線…

「誰…」

敲門聲打斷了安迪咬著牙的反駁





「老闆、有人來找你…」
聲音有些遲疑,似乎在猶豫要不要說出姓名…況且現在不是會客時間


「是誰?」

「那個…前斐修祭司的兒子……」

「噢,請他到隔壁來。」
史汪微微皺眉,然後抱起狠瞪著他的安迪輕鬆拋擲到床上:「請你先乖乖待在這。」



被丟到床上的那一瞬間安迪忽然想起,如果他沒記錯…這是張 水床
手腳被綁得嚴實,在這張完全沒有施力點的床上他根本無法起身,加上身邊滿滿的枕頭軟被,安迪覺得自己好像被丟進一堆雲裡,怎麼掙扎也無法按照自己的意思移動…

也許無法起身對他也是好事
因為接下來史汪很自在地解開身上唯一的那條浴巾,慢條斯理地更好衣,才回頭看看幾乎成倒栽蔥半埋在床裡還在掙扎的那人,滿意地打開與隔壁起居室相通的門離開了。





===================================



「這不是吉米船長嘛?真是稀客…」

邊往桌上的小水晶杯裡注入紅酒,史汪朝著走進屋裡的兩人點頭微笑道
至於先走進來的那個雞毛頭已大剌剌坐了下來:「拿這麼小的杯子待客,不是這麼小家子氣吧?」

「免得有人只知牛飲,浪費了我的好酒…」
也只有這傢伙大白天的就想要大口喝酒…:「欸,剛才那傢伙怎麼叫你的,想知道嗎?」

「嗯?是“前祭司的公子”?還是“那個敗家子”?」
雞毛頭向他咧嘴一笑,然後一口喝掉半杯酒,邊斜眼看著史汪無趣兼無奈地翻了個白眼:
「少賤了啦,我們是來跟你談公事的。」

說著看向在旁一直沉默不語的吉米,他似乎剛才一直在研究那杯酒的樣子:
「吉米…你想跟這傢伙買什麼?」




「嗯…」
眼光從酒杯移到史汪那張精明帶笑的臉上,吉米清了清喉嚨正要開口…




磅啷




房間的某扇門忽然摔出一個人,氣喘噓噓地腳上還纏著羊毛毯,顯然是因為毯子一路拖在地上重心不穩,靠在門上時又剛好壓住了門把…

吉米與安普先是定定看著地上那個手腳被綁住的傢伙愣了幾秒,而那人以驚惶的眼神回視他們,而且顯然視力不好因為他頻頻瞇起眼,長度可比駱駝的淡色睫毛不停眨動著…
而史汪則似乎不甚意外地一貫微笑著,並饒富興味地觀察這三人打量彼此的樣子

最後是吉米先開了口,一邊的眉毛挑得老高:
「這是什麼情形?」

口氣似乎並不意外或憤怒,唇角還有絲隱約笑意

「我不知道你還有這種嗜好…」
安普搖搖雞毛腦袋一臉不以為然,口氣聽不出是不是在開玩笑…




「只是個公家機關的小間諜罷了……噢對了,安迪先生…」
史汪一本正經地坐正並慎重擺手道:

「容我介紹:這兩位是 海盜船長 船廚 ,而我是 地下情報頭子 ;這樣對你的工作可有些助益?還是要出示我們的身份證件以茲證明?欄位上會註明『海盜』兩字……哦對了
說到這個你下次要來之前請別忘記申請搜索證,也不要再跑到人家寢室窺探別人隱私,否則要被關的恐怕不是我們而是您了。」



聽完這話的吉米瞪了他一眼,而安迪則是一臉憤恨地漲紅了臉,而且顯然根本不相信史汪的鬼話…倒是已經習慣這人說話做事的安普覺得可憐看不下去:
「看來他也不是第一次被你這樣整了…」說著便伸手扶起五花大綁呈狗吃屎姿勢的安迪,順便替他解開手腳的束縛:「…哇塞,綁這麼緊你是想截他的肢嗎?」

但史汪顯然已經對他沒興趣了:
「既然自由了那就請離開這個不歡迎你的地方吧…大門在那,不送!」
眼睛都沒抬過一下,優雅適地翻著桌上的酒冊邊小口啜飲紅酒



說不贏,看樣子也打不過
安迪挫敗地試圖起身,但被綁得麻痺的手腳不怎麼聽大腦使喚
腳一軟又坐了下去

「啊,你看吧!」
幫他解開繩子的高大男人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他抬起頭卻看不清這人的臉孔,只覺得手痛腳也痛,抓住他的手臂有力而穩定…他可以相信這個人嗎?還是說…

安迪忽然不想再在這裡待下去…
為什麼要來這裡找罪受?是真的為了公事、還是為他…?到了這個難堪的時候才瞭解已經太遲……他低下頭咬牙奮力站起,然後跌跌撞撞地衝了出去





安普緩緩起身,並沒有出手幫忙或出聲
因為他看見那頭燦爛金髮下似乎有水光滴落





另一個房間裡
有副細框眼鏡正靜靜放在深咖啡色的桌面上

它也許不會等待太久
















=====================酒吧背景音樂===================







外傳=_=(屁

可惡我這個月超過好多篇文!!!
給我加班費~~~~~!!!!!!(咦


其實本來沒力氣再玩角色的,都是某個老伯的歌聲害的…Orz
超喜歡超喜歡愛死了好想開個酒吧請老伯天天駐唱!

嗚喔喔下個月還欠花吉啊啊啊我救命~~~~~~~~~~~~~~~~~~~~(奔

啊討厭薄刻來找不到老伯的專輯就不知道要去哪找啦(白癡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MAKU * Trackback(2) * Comment(2) * Page top↑


←PREV xx HOME xx NEXT→
2007.01.31 (01:51) xx URL xx EDIT
期待本子吧v-40

我也想要有人給我家班費呢呼呼呼
2007.01.31 (23:40) xx URL xx EDIT
好啦我已經確定搬到台南了~以後用加班費請你吃好吃的XD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o99.blog57.fc2.com/tb.php/96-e7260015
月光について
2007.04.04 (16:33)+ 光・光学・光学機器ETC
月光月光(げっこう)、ムーンライト(moonlight)月光原義:月の光。月影ともいう。月の光の項目も参照。 月のまわりに現れる光冠を「大気光象|月光環」という。 「月光菩薩」のこと。音楽 ルートヴィヒ・ヴァン・ベートーヴェン|ベートーヴェンのピアノ曲「月光」・「ムーン
寝室-TOHA?
2007.05.20 (19:11)+ 住宅いろいろ辞典
寝室寝室(しんしつ)は住宅もしくは住居の中で、睡眠と休息に充てられる部屋のことである。また夫婦の性的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もここで営まれる。かならずしも、ベットのある部屋とは限らない。ベッドの代わりに、畳の上に押入れから布団と掛け布団を出して、睡眠時に寝室












xx HOME x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