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Ⅸ。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RESIST. Powered by FC2 Blog
2017/05←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07
xxINFOMATIONxx
  • RSS
Welcome to 。Ⅸ。 !!
メッセージスペース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Page top↑


 
2007/01/22 /09:42


因為是想寫就寫了...所以這篇沒有花吉orz
所以不用來看喔喔噢~~~~(奔

然後忽然發現安樊文英文縮寫是AV(....囧)




















天剛亮,樊就醒了

另一人當他是抱枕,五花大綁般緊擁著還在沉睡,因為天亮前才閤上眼

張開眼就可以看見他的臉真好…雖然一開始極度厭惡而且抗拒因為總覺彆扭尷尬
光裸肌膚相貼的絲滑觸感,熨著比自己高的體溫和好聞的味道
安普總愛這樣摟著他說話或只是靜靜坐著,什麼也不做……偶爾兩人從沉思中醒來望向對方時,他臉上的微笑總是等在那裡…他以前不知道這樣有多難,只覺得彆扭難為情…


悄悄起身後他花了一番工夫小心掰開圍住他的手臂吃力地下床,為了不出聲音而捨棄鞋子;被安普花了很長時間摀暖的腳底赤裸踏在石頭地板上,很快地因再度冰涼而邊緣泛紫。迅速無聲地更衣梳洗後,他踏上小徑往神殿方向走去。





「樊!?這麼早!」
剛離開晨禱會的克利斯路過大廳,驚喜的看見熟悉人影…

「嗯,我過來買些東西…」轉頭過來的人溫和應道,並不自覺的露出微笑…
克利斯差點當場看傻…這是誰?居然笑了…而且還不是以往禮貌性的皮笑肉不笑…
…今天可能會下雪吧…





「樊…那個…那些人還在嗎?」

「…嗯,今天要走。怎麼?」
側頭看看克利斯預言又止的樣子,樊輕輕把買好的東西用紙包起來紮好,心裡掠過一絲壓抑的不快預感…




「…那個、我是…擔心你啦……」
趁他心情看起來很好,克利斯一直壓著的話一股腦衝口而出:

「畢竟…那些人看起來不是一般人,安普畢恩也……做過些傻事…我只是怕、他的朋友…也許是朋友的朋友…你知道、這種事小心點比較好,不是嗎?你又老是一個人住…如果……」

他對上轉過來的那雙晶亮眼眸,緊張地住了口

但樊無言地直望著緊張的克利斯,細長眸裡沒有任何情緒,只是帶著探詢似的若有所思在聆聽……確定他並沒有不快,克利斯帶著慶幸的舒緩放心繼續說:「這次他平安回來…你應該安心了吧?」
說著,甚至露出笑容:「這裡還有很多你可以做的事…如果一直封閉自己,擔心你的人……比方像安普畢恩,他也不會放心的不是嗎?而且你可以做的事很多、上級又那麼欣賞你,何必把自己關在那裡浪費光陰跟你的才華呢?」





雖然這些話不是第一次跟他說,但之前說了的結果是他整整三個月的不理不睬
為難的克利斯只好時常把到了嘴邊的話嚥了回去…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找到打開那緊閉頑固心門的鑰匙……偏偏那把鑰匙並不是在他的手上…

無論如何,他只是想讓這個人過得更好啊
至少這心意絕對沒有錯…









沒有錯…嗎?


樊平靜地望著那張焦急、關懷…甚至是充滿憐愛的臉,知道他說的話都是正確的、是真心在為自己著想……可是,多年來他總無法抹去對這些話的不快…明明是聽起來『正確的』…但他總覺得說不上,有哪裡覺得不太對……他更氣的是自己說不上來而詞窮…

現在的他不像以前那樣直接無禮
傷害這個真誠的朋友不是他願意的,更厭惡別人對他有話不敢說。而近來放鬆、被撫慰過的心情讓他可以平靜地看清自己…所以現在才可以完全不動怒地聽著,卻仍然帶著相同疑慮與更深沉的無奈…

為什麼已經做到這樣的為對方著想,卻讓人覺得越來越寂寞…?
…如此愧疚難過




對不起
我都知道,我看得出來你想打開我的心,
也知道你的愛和付出…
曾經想過如果能接受……如果可以讓你打開…
但試了又試,結果卻是我無法控制的越閉越緊、越埋越深……最後越離越遠…



沉重的愧疚與無法相通的寂寞最後讓人只想逃開

聽著你那些 無疑是正確、正面而且光明的話語……卻讓我覺得






即使是這樣子錯下去
完全不想去在乎了…





===================================





「樊!」




刻意放輕的腳步剛到門口,屋裡的大型犬卻一頭衝了出來
急得只差沒嗚嗚哀鳴搖尾巴了:
「你跑哪裡去了啊一起來發現旁邊是空的嚇死我啦太惡劣了你這樣好空虛耶一大早的不要這樣嚇死人啊啊啊你到底跑去哪連拖鞋都沒穿光個腳---------」





一慌就連珠炮嘴巴不停的這點
真是從小到大都沒變啊…

忽然冒出這個念頭的樊噗嗤一聲,很自然地笑了出來
只是這次並沒有把眼前的人給嚇傻…

安普只是一愣,然後跟著笑了
跟孩提時代相同笑容仍舊帶著傻氣,卻帶著滿足溫柔得十分露骨…讓樊皺起眉緋著臉,彆扭地推開擋門的他進屋去了。
而尾隨他進屋,依然滿臉笑著看他忙東忙西的那人,以一貫粗魯的豪邁扔掉他手裡拿的東西、並將他拉來強制圈在懷中,帶著笑意的聲音在耳邊低低響起:「用早安吻安撫一下你大清早就嚇到的任性兄弟…應該不為過噢?」


「…這種任性的兄弟不要也罷……」
嘆息兼掙扎


「欸,對一個又要遠行的人講這種話真是太無情了…」
貼在他太陽穴邊的嘴唇可憐兮兮說著跟強勢行為完全不符的話,根本動彈不得的樊嘆了口氣繼續掙扎:「你不在我日子也要繼續過,哪來什麼無不無情的…放手啦你還想不想吃早餐啊?」


「這樣啊,那很好嘛。」
意料之外的,安普開朗地笑著放開了他

樊愣了下,轉頭問道:「…什麼意思?」

「嗯?…我是說…你有你過日子的方式,不是嗎?」
安普眨眨眼,不太懂為什麼他這麼問…但注意力倒是馬上被爐上燒開的水給引開了







樊望著開始在流理台邊忙起來的闊背影發了呆


…原來這就是他對自己解除助理祭司職位一句不提的原因…
連他為什麼搬到這裡、為什麼放棄長年的堅持……當他知道自己沒繼續待在神殿時,只淡淡地噢了一聲,然後將他摟得更緊些沒說什麼…




那些信裡,
他從沒提過一句『擔心』…有的只是字字句句的『思念』,
因為安普相信而且接受他…接受他無論是怎樣的生活方式,並且相信他所選擇的路
…是那樣深刻、完全、自然、不累贅多餘的情感…






感到欣喜的同時,也覺得悲傷
唯一能懂的人即將再度遠颺,他將再度回到”別人”與自己共築的孤獨世界






安普正注意著爐上小鍋裡熬著咕嚕冒泡的牛奶麥片粥,然後熄了火打算拿抹布將鍋半浸在木盆裝著的沁涼井水裡,降成剛好適口的溫度後添上蜂蜜…

轉頭卻發現還傻傻在背後發呆看他的樊,不知何時站在了他身後
眼神焦距銜接後只淡淡一笑,然後走近還拿著抹布的他
輕輕地、靜靜的把頭靠在他的肩窩




『¿ puedes quedarte aqul por unrato?…』











====================================




再多陪我一會兒  好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MAKU * Trackback(0) * Comment(2) * Page top↑


←PREV xx HOME xx NEXT→
二度
2007.01.22 (20:41) xx URL xx EDIT
吼甜囧

這次是蜂蜜甜天然的(咦
2007.01.22 (23:18) xx URL xx EDIT
可惡我要脫離甜!!拿辣椒來!!!
對了那篇迷香啊最近常想起來特有感觸說...XD(遲鈍混帳人
明明寫那麼好花吉以後就交給你們這麼辦了(??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o99.blog57.fc2.com/tb.php/90-4fb8d489












xx HOME x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