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Ⅸ。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RESIST. Powered by FC2 Blog
2017/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2017/09
xxINFOMATIONxx
  • RSS
Welcome to 。Ⅸ。 !!
メッセージスペース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Page top↑


 
2007/01/16 /23:00





















「請進」

白衣男子轉身站在門前,小屋邊緣是一片海闊天空




簡陋樸素白土牆黃瓦屋、斑駁木門
纖瘦男子淡漠空寂的臉與雙眼、海風中散亂的髮、崖邊翻飛的白衣
還有那身後讓人駐足瞭望的海景天色…



一瞬間,吉米忽然將眼前的景象無比鮮明地
與每日傍晚凝望夕陽的安普重疊在一起…










剛才帶他往這裡來前
這人用最輕描淡寫的方式拒絕了克利斯的好意…包括陪他過來或幫忙拿東西等等
…所以吉米默默地注視他背過挺直的肩膀,拉著拖車踏上沒有石板的彎曲小徑,
並漸漸瞭解剛才為什麼在路上他那種態度的理由

…當然放心不下
這樣一個人,怎會不讓愛他的人揪心…
吉米第一次認真地擔心起怎麼會有人放得下這個人…擔心安普如果因擔心而選擇不再漂泊……但是為什麼?





…「吉米船長…?」

樊站在門口耐心地等他回神:「…安普很快就回來了…進來喝杯茶吧……」
蒼白的臉似乎比剛才舒服了些,雖然仍舊沒有完全放鬆但神情明顯緩和了很多…



『…安普是在信裡跟你提起過我?』

吉米有點好笑地看著把水壺放上爐子後便盯著爐火發呆的樊,輕聲打破進屋後的沉默

「……」
眼神像是剛從夢裡醒來,但並未看向吉米的樊點了點頭:「…每次都有…
信、或回來這裡……謝謝你照顧他。」
最後一句他才抬頭直視吉米,語氣慎重向他頷首





謝謝他…?

『你為何不留住安普?』
還來不及後悔,吉米已衝口而出…這個疑問實在太強烈

但讓他意外地,樊並沒有發怒或不…只是立即轉開視線沉默著
臉上表情似乎並非故意不回答或裝作沒聽見,反倒像第一次聽見這個問題般,一臉若有所思…就這麼歪著頭沉默思考了像是幾個小時般漫長的幾分鐘後
樊忽然站起身走向櫃子,並拿出更多的杯子放在桌上

看見吉米迷惑的眼神,他微微一笑

「好像是…您的同伴也來了。」




…原來這個缺乏表情的冰塊會笑?!
吉米先是一愣,沒想到人笑起來會有這麼大的改變……雖然只是淡淡的、極為短暫的時間,但讓那張臉多了說不出的溫和柔美,像曇花一現…

-----------等等、他剛才說來了?


吉米跟著回神後才聽見遠處的馬蹄與人聲,但那也是幾秒鐘前才聽得清楚,況且房屋四周都是張狂的山風……他是多久前就聽見這些聲音的?



見他點頭示意,吉米帶著滿腹疑問開了門








======================================


「這麼說…
我們也許跟安普在路上錯過了」

啜了口清香的藥草茶,迪恩輕描淡寫地幾句就帶過剛才的混亂
靠在門邊的吉米手抱在胸前,皺起眉掃過排排坐在桌旁的船員,有效地讓他們對正在倒茶的樊停止吵死人的七嘴八舌…雖然他一句也沒回答他們的連珠炮疑問


「…所以…你就是安普的哥哥?」
迪恩慢條斯理地走到涼爽視野佳的窗邊座位舒服坐下

桌邊不明究理的幾個人同時轉頭瞪著剛放下茶壺的樊,下巴全掉在桌上
亞瑟更是一口茶毫不客氣噴得滿桌都是,一旁吉米無奈地低頭按住開始發疼的額角

白衣男子默默點頭,然後想起什麼似地勾起一抹幾乎無法查覺的微笑:
「Dr.Dean…我知道,舍弟給您添了不少麻煩…」

「唔,是不少…」
迪恩嘴角弧度挑得老高,推了推眼鏡;鏡片後的眼裡閃著饒富興味的光芒,只有站在他旁邊的吉米看得清楚。但安靜抱臂站在桌邊的人依舊面色平靜,正要開口說話時卻又停頓了一下,表情彷彿正在側耳傾聽些什麼

站在門邊的吉米跟著想到什麼般突然走向門口打開木門,一個高大人影煞不住腳似地一頭衝了進來




「樊!………吉米?!」

熟悉高大的棕膚男人不停喘著氣
一頭凌亂豎髮下眉毛挑得老高,驚訝地看著眼前的船長、和一屋子許久不見的熟面孔:「你們…怎麼--------咦?!」



雞毛頭對著一屋子人還沒反應過來,接下來吉米的動作更讓他傻在當場:
平時冷靜自持的船長猛然上前當場擁住安普的肩,還不停地拍打著他的背和後腦勺…

「…..吉…吉米?」

姑且不論他的背好痛好痛,而且快被打到腦震盪了…安普從沒看過如此激動忘形的吉米船長,完全手足無措地站著不敢亂動…
『……你這傢伙果然還活著…』

像是從齒縫中擠出的低語,猛拍還邊搖晃著嚇到僵直的雞毛頭邊說
接著才警覺到自己的失態,當下便推開安普站直了身:

『總之…那個…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早通知我們!?如果找到了新廚師怎麼辦!?這個月來船上的傢伙們都快營養不良了你知道嗎!??!』




冒著汗爆出這些話,吉米一口氣劈哩啪拉連珠炮放完,就逕自轉身走到窗邊原來的座位坐下撇開臉不再說話。

而除了忍笑忍得肩膀上下抖動不已的船醫,和也看呆了的樊之外
桌邊那些人的表情這次完全整齊地呈現



的狀況

直到回船時臉部肌肉仍然無法復元,讓其他人覺得莫名其妙卻問不出個所以然…






======================================





「擔心嗎?」
暈黃陰暗的油燈下,聽見迪恩這麼問

夜已深,酒吧的人漸漸散去
今晚不但有張安穩舒適的床,還可以在這吃喝到高興為止……再次踏入這間酒吧時
史汪是這麼對他們說的:「我會算在那雞毛頭上。」他微笑著簡單說道,便走進酒吧繼續招待客人和玩他的調酒去了…

坐在他對面座位的迪恩從路過的侍者盤裡拿了兩杯透明飲料
並將其中一杯推給他時這麼問道

吉米接過酒,看見晶瑩杯底滾動著一顆鮮橄欖

『…』
瞪了醫生一眼,他輕啜一口;覺得味道…還不錯…

迪恩笑了笑
答案看也看得出來,只是忍不住:「放心吧…他要是會留下…之前就不會回來了…」
這些年來安普雖然明顯地眷戀這裡,但從未提出過下船的念頭…甚至不曾要求過在這裡多留幾日。能來,很好;該走了,乾脆的離開……就這樣簡單。

『…我只是不懂為什麼……』
吉米輕搖酒杯,將橄欖挑出放進嘴裡咬住,品嚐在舌上泛開的鹹澀滋味…

「是嗎…?」
迪恩推了推眼鏡:「那你覺得樊怎麼樣…為什麼不要求安普留下?」
吉米皺起眉瞪著他,但迪恩毫不在乎地啜了口酒,似乎也不打算聽見回答


「…他並不只是住在懸崖…」
喝乾杯裡的酒後迪恩淡淡開口:「那眼神,根本就是個處在絕望邊緣的人啊…」

很難形容,但…吉米想起在路上初次見面的時候,那淡漠隔離的樣子,雖然不是頹廢或是想尋死的…但那樣淡薄的生氣,就算沒有明天也無所謂吧…

雖然那之後,在安普出現時
他講話、動作之間總算有了情緒…像一尊活起來的精緻人偶,眼神也不再淡漠冰冷,在流轉顧盼間看來溫和如水,甚至是吸引人的…再多壓抑也無法否定彼此是特別存在的事實…




「雖然看得出來安普對他有多重要,但我不覺得安普待在他身邊就能改變什麼……看來毒素已經埋得太深,樂觀的情況是只會好轉……但正常生活就難了。」
用輕描淡寫的語調說著馱負沉重份量的字眼,迪恩的表情在鏡片後難以看清…

那樣的人活得有多辛苦呢?
那種程度的自尊大概也不容許自己逃避提早結束痛苦,但這樣的想法也是一種折磨…
吉米皺著眉閉上眼,無法想像那嘻皮笑臉的廚師如何面對這樣深沉晦暗的壓力與情感,在每一個黃昏、每一封信裡…



…也許他並不是逃離這裡、也許他根本不想逃…



泊在港邊的女神號,明晚即將再度出航








窗外,月牙已經西偏
今晚應該有人難以入眠
















===========================


告一段落!!!(丟筆





我要逃離MAKUUUUUUUU~~~~~~~~~~~~~~~~~~~~~(哭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MAKU * Trackback(0) * Comment(3) * Page top↑


←PREV xx HOME xx NEXT→
小魚
2007.01.17 (01:21) xx URL xx EDIT
(考試中來偷個不然肝都要爆了XD)

什麼嘛XDD
明明就寫的很棒!!!
看得我都快哭了(拭淚)
2007.01.17 (01:57) xx URL xx EDIT
給你逃啦反正這個月配給結束了都是那個催稿的編輯不好幹掉他ˊ口ˋ(咦

然後我跟著船員一起囧了真是的。
2007.01.18 (12:51) xx URL xx EDIT
小魚>>
(遞茶)辛苦的學生啊~ˊDˋ
還好現在考完了~~好好去紓壓吧XD

瓜編輯>>
別這樣嘛鞭擊大人這樣讓夾在中間的俺好為難吶寶貝(可是真的好好笑...XDDDDDDD
這篇真的卡很大...OTZ
有很多畫面都好想用圖表示啊可惡自不量力(拍大腿(?!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o99.blog57.fc2.com/tb.php/85-db8316b8












xx HOME x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