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Ⅸ。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RESIST. Powered by FC2 Blog
2017/05←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07
xxINFOMATIONxx
  • RSS
Welcome to 。Ⅸ。 !!
メッセージスペース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Page top↑


相見不如懷念(? 
2007/01/10 /20:32

光看標題我看你是欠殺

不過客倌您看完再殺也不遲(?

這是花吉花吉花吉花吉喔------(你死定了!











「---沒有咖啡了?」


今天對女神號船醫—Dr.Dean來說
是不怎麼好過的一天




先是炙熱灼人的大晴天,太陽七早八早就爬得好高熱情如火,天空藍得水亮沒有一絲雲
艙房裡悶熱難耐,比起有天花板的地方,甲板上還比較通風涼爽;
今天的海風並不強,加上頭頂上的大太陽
用過午餐後,迪恩讓水手幫忙替他在貨艙旁架起了專用的帆布小棚,就打算坐到黃昏…



「嗯,一點都沒了。」
船廚搔搔一頭亂髮無奈地聳肩:「好的咖啡豆都是花俏船長給的…」

雞毛頭嘆口氣望向海平線


有段時間沒看到國王號了,而船長也沒有任何跡象表示想搜尋那艘醒目大船…
…也許上次藏寶圖的爭執比他們想像中嚴重也說不定,安普有點喪氣地想;船長們的事務糾紛他不甚理解也不想插手,但不可否認有國王號在的時候一直都是很開心的…

這麼廣闊的汪洋大海上只有他們這艘船,有時候也挺寂寞…


而喝不到香醇咖啡的迪恩醫生則是因失望而嘆氣
沒有咖啡因來渡過這漫長的炎熱,更讓人覺得昏昏欲睡全身無力
他那堆積如山等著整理的研究資料啊…


====================================






「---國王號!兩點鐘方向~~~是國王號耶!」

當船醫手上拿著半開的羊皮紙捲,眼皮差點闔上的那一秒
瞭望台上傳來興奮的喊叫



「咦咦~~~ˇˇ」

本來在船醫身邊安靜削著馬鈴薯甜菜的安普猛然起身,不顧撒了一地的蔬菜皮把手裡東西一丟就靈活的往瞭望台上猛爬:「窩砍砍!」

然後兩隻興奮的大猴子雀躍地就在瞭望台上對著遠方的大船揮起手來
甲板上的船員早已見怪不怪,繼續做自己的事,甚至更輕鬆地談笑起來



「嘿嘿,等下又熱鬧了…」


「好久沒看見羅曼史小姐,好期待啊—我的心靈寄託~我的女神~」
(…嗯他以前不是神…)


「少發春啊、你會被花俏船長給斃了!」


「希望這次別動刀動槍的…收拾起來很麻煩…」







『----你們幹什麼?』

嚴冷的聲音忽然切進嘈雜的笑鬧裡,船艙門口走出吉米船長,身後跟著剛才在整理航海日誌的小沙

『也太鬧了吧,還在工作不是嗎?』

語調不是在斥責,但面無表情的嚴峻跟平板語調,
讓眾人馬上伸伸舌頭,各自繼續忙碌去了……大概只有看台上兩個不怕死的--------

「吉米吉米~~是花俏先生耶!好久不見的花俏先生~~~」

雞毛頭很興奮地揮舞著兩隻瘦長臂膀,完全無視突然安靜下來的甲板上那份自制氣息

『…安普!給我下來滾回你的崗位去!』

這種時候還不會察言觀色的應該只有笨蛋而已,但雞毛頭似乎忽然有選擇性失聰:
「哦哦哦他們好像也有人在跟我們揮手耶~~~你看是不是這樣啊亞瑟…」

額際青筋隱約跳動,吉米非常有想拿個什麼把那隻猴子給敲下來的衝動…



「---有什麼不好呢?這下我們有咖啡喝了…」
低頭嘆氣的同時船醫的聲音在腳底下響起,吉米俯身靠向欄杆,瞪了一眼正在伸懶腰的船醫後,跟著他的視線心情複雜地望向遠方那個點






他不是想見他
也不是不想見他

但不能否認…有時會很想念那帶著些微血腥味的香氣…

…那是他的特殊香水,那狂妄囂張的男人曾經這麼說著……然後閃著危險光芒的獨眼倏地湊到他面前,讓那味道充斥他的鼻間…

「記住這味道、記住我-----------------死了也不能忘噢…」



低沉的聲音、窒人的香氣、邪魅的笑容……和劃過唇邊的濕熱柔軟,他痛恨自己在這男人的面前總是無奈而迷惑,卻被他張狂危險、幾乎不要命的美麗吸引著無法抵抗…









「船長!」

亞瑟的聲音忽然再度劃破安穩的空氣,讓吉米從沉思中清醒
而甲板上的船員從相處經驗聽得出,那聲音裡充滿該提高警覺的不安:


「…國王號後面還有一艘船……是軍艦…」





安普在亞瑟發出第一聲警訊時便已溜下繩索落地,並一邊靈敏地收拾起剛才的工作邊抬頭報告:「我看到煙火和砲台…國王號應該正在交戰中…」

迪恩跟著迅速起身,與剛才疲懶的姿態判若兩人;而忽然停下手邊工作的安普像想到什麼似地跟著醫生抬頭,兩人並肩挺立、仰望著船長的眼神堅定沉著…吉米與他們穩穩交視了一秒鐘,便別開頭朗聲宣佈:


「…調轉船頭,全員就戰備位置!」



====================================






金髮男人像貓一樣趴伏著輕喘、等待




這是一場狩獵,而他正在享受
唇角斜斜揚起、他笑著伸出舌頭舔去唇邊從額角淌下的溫熱腥鹹…渾身緊繃期待著,感覺同樣滾燙的好戰血液在全身上下快速奔流、等著迸發出美麗花朵…

來吧、
又一陣巨響在他身側----另一顆砲彈,飛散的木板碎片刮出他裸露肢體上一道道血痕,而本人卻完全不在意甚至沒感覺……他專心地像掠食大貓般伏匍四肢著地優雅潛行,
嘴裡咬著冰冷的刀刃觸感像他的思緒般清晰…前面晃動的人影是他的獵物…

弗羅爾船長並沒聽見女神號來到的叫喊聲
他專注的五感浸沐在周圍的血雨與槍聲刀影中,超然而單純地體會著生命起落的瞬間



====================================





畢竟對方是軍隊,足足從白天打到了日落

但是當國王與女神號離開時,對方並沒有追趕上來……付出的代價太大已沒有餘力去追趕…

的確是如傳言中難纏的敵人…



當滿天星斗與象牙白月高昇時
蒼茫海面上兩條船緊緊並行


白天餘留的暑氣與剛才激戰的暈眩並沒有離開迪恩的腦袋
現在眼前有更重要的事等著他完成
但至少
終於有咖啡因來支撐他繼續這一切了…

「安普,再來杯濃一點的;小沙,叫下一個人過來……亞瑟你滾遠點去哀!
早說過沒有麻藥了再吵就叫人斃了你!」



…當然,這時候火氣自然比較大沒耐性是一定的…





相較於吵雜的船艙
外面的甲板上就安靜了許多


拿著酒與藥走在甲板上的吉米帶點猶豫地停在艙門邊
緩緩抬頭望向旁邊國王號上的燈火

他知道那人傷得很重
在國王號上找到被敵人包圍的弗羅爾時,他腳邊的甲板已濺出一圈血水
那身鮮艷袍子也染上了更暗沉的大片深紅,但獨眼裡的光芒並未因此而消失暗沉…



那是野獸的眼神……無懼,他想
那男人一向如此



吉米忽然查覺自己的唇角正微微上揚




『…我猜,你是在想我。』

耳邊低喃的話語不是問句,充滿狂妄自信而肯定
他不意外,血腥味早一步竄進他的鼻翼中,跟著貼上背脊的是熟悉臂膀與體溫

『…我是在找你,來吧。』


反常的態度讓金髮男人意外地挑挑眉,但沒說什麼
跟著進了他的艙房,然後二話不說拉過才關上門轉身的吉米,兩人失去平衡在床上跌成一堆

『幹!搞什麼啊你!?』

『咦?是你叫我”來吧”的啊…』 一臉無辜微笑 :  『好高興哦,吉米難得這麼主動…』
說著又去扯他衣服,雖然馬上被粗魯拍開

『你腦子裡除了錢跟性還有沒有其他東西啊!?』
他是不是該拿繃帶把這傢伙綁起來再說?
吉米嘆了口氣,跟著兩手一使力、嗤啦一聲就撕開他裹在肩上的應急布條,那已經飽和得又開始滲出血滴…

『好痛~~』 
弗羅爾小小擠了個鬼臉,拿起旁邊的烈酒灌了一口之後遞給吉米笑道:『對我溫柔點嘛……啊!』
不等他說完,吉米就把烈酒倒在那道深得幾乎見骨的傷口上,然後拭去血跡酒液、敷上傷料蓋上紗布,動作俐落迅速不輸船醫

『既然怕痛…為什麼那麼不要命?』

沒發現自己動作幾近溫柔,吉米專心邊纏上紗布邊低聲說道
但久久沒聽見回答…他終於抬頭望向弗羅爾

那人動也不動地凝視著自己,沒有剛才的嘻皮笑臉……頭頂上的黃色燈泡讓那隻獨眼顯得晦暗不可辨識,卻襯托出那頭金髮格外耀眼美麗,落在臉頰邊的柔軟陰影讓他的表情更難以捉摸…
『…弗羅爾…』

看不見那眼裡的情緒,他略帶不安地開口輕喚出對方的名…
像是觸動某個開關般
聽見那名字時金髮男人勾起邪魅唇角微笑了,然後欺身向前開口:

『…那你來告訴我,活著是為了什麼?』

但吉米忘了自己要說什麼
只知道接著猛然急切探入的唇舌正以無言的強烈渴求漸漸拉走他的思緒…




……啊…又是那混著血腥的香味…






====================================






「還有嗎?」
迪恩接過安普遞過來的第四杯咖啡時問道


後者正毫不在意地踏過四散的血濕布條與亂七八糟手術工具和藥品,邊端著托盤推開桌上東西回答:「沒有了……不過…」

看不過去太豪邁對待他的用具藥品,迪恩忙著低頭把東西整齊放回箱子裡
然後想起什麼似地抬頭…「……船長呢?」


雞毛頭大大咧嘴一笑:
「拿著藥跟酒回房去了…兩個都。」



「……安普…」

…有時候他真是會好想掐死這個人…

「…我想吉米應該也很想念弗羅爾先生吧…」雞毛頭若有所思地加了一句:
「放心啦他們都是傷患…不會很嚴重的。」

然後就轉身進廚房去了




而迪恩也很實際地深呼吸一口氣,並喝完手中那杯咖啡
同時決定把這筆記在雞毛頭的帳上……也許是下次新藥測試或之類等等…


對他而言這是漫長的一天,但今晚
就算有人半夜來敲門求藥……他也不會開門了








===============================================





好可以殺了(啊開玩笑的啦等----(喀擦



花吉喔花吉!!!
我出運了!!!!(並沒有
雖然後面虛掉因為我不想(逼~~~~~~~~~~)所以就這樣了orz

如果情緒抓不穩請原諒啊畢竟小花的內心是我拿捏不住的(那是吉米在負責(咦?

說實在覺得花吉在印象裡是很陽光歡樂的(?你當人家什麼啊?囧
而且H部分老師就寫得太棒了所以大家跳過吧(啊不要丟我雞蛋囧
所以本文要抱怨要殺要剮都────(拖走埋
好啦畢竟花吉是公認的一對
所以很怕拿捏不穩才一直不敢寫啊...orz


話說我家的真是個超級白目…(遠
老爸沒教好吧(還敢講



好舊圖 嗯大概是這樣(哪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MAKU * Trackback(0) * Comment(1) * Page top↑


←PREV xx HOME xx NEXT→
花心度
2007.01.10 (22:32) xx URL xx EDIT
看完我感想真的只有一個就是吉米你不用翻身了XDDDDDDDDDDD

老實說到目前為止我也很難抓花俏腦袋裡到底在想什麼(默
感覺就像吉米都已經赤身裸體(?結果花俏連長什麼樣子都還看不到一樣(什麼爛比喻來人給我拖出去打!

不過看起來就像吉米無法翻身一樣花吉也註定不會是陽光(咦

是說這次的船醫好棒好棒害我笑很大xddddddd
然後最後那個安普拿馬鈴薯丟人的圖也覺得很可愛ˇˇˇˇ(從頭笑到尾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o99.blog57.fc2.com/tb.php/78-6674a7f9












xx HOME x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