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Ⅸ。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RESIST. Powered by FC2 Blog
2017/05←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07
xxINFOMATIONxx
  • RSS
Welcome to 。Ⅸ。 !!
メッセージスペース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Page top↑


擦身而過 
2007/01/06 /22:02
MUSIC:井上和彥之 水蜜桃のしずく繪

歌曲提供:翼姬~! >balloon_85.gif











遠處熟悉的白色山崖越來越近



女神號的瞭望台上
亞瑟心不在焉地靠在看台欄杆邊,視線並沒有放在前方航線上,而是反常地低頭自顧自玩弄手裡的鍍金手槍…可以的話他現在壓根不想到這個城市來,因此不爽的心情全放在臉上;
而斜靠在船頭的醫生抬頭看了看正掌著舵的船長;色柔順的長髮在肩後隨風輕擺,直視前方的臉面無表情,透不出半點心思。

越靠近陸地,甲板上卻難得地越來越安靜



「預定兩天後啟航,補完貨後可以自由行動;輪班照常。」
朗聲宣佈完畢,吉米把舵交給舵手後,便逕自快步走進船艙裡去




這趟真的只是來補貨休息的嗎…?
Dr.Dean沒把疑問說出口,嘆口氣慢慢也踱回房去準備自己的事了



===================================






在熟悉的氣息裡醒來
不用轉頭就意識到身後那人的存在
輕緩地推開在他身上的手臂,樊側頭爬梳過凌亂髮絲看向左側正在沉睡的男人…

從小到大,這張孩子睡臉都沒有變過
即使是留了鬍子看起來仍舊帶點稚氣…讓額際那道疤顯得更突兀…
在安普醒著的時候,總是極不願意讓樊碰觸或注視那道傷疤


當時在他離去之後,樊忽然瞭解爭吵之後安普的淚水
因為曾經是那麼靠近,很愛、好愛、卻又愛不到…當時他不瞭解自己對安普有多麼殘忍……
輕撫著那道疤痕,事隔幾年之後他曾經以淡然口吻問他痛不痛



「不痛,」當時安普坐在神殿後的草園邊
專注凝視正為草園澆水的他邊回答,然後用同樣淡然的語氣加了一句:

「比不上心痛…」




什麼叫心痛?
他不想使用也不想承認這麼情緒性的字眼…



…只是當每天黃昏獨自看海時、當爭吵後看見安普額際的血流過凝望他的眼時、還有當他每次離去後獨自回到空虛得令人想逃離的房間……
而最痛的,是被緊抱在那溫暖懷裡、狂亂激情戰勝理智的時候,安普在耳邊呼喚自己的名…一遍一遍、顫抖而痛苦的聲音,像刀鋒劃過心肉般,痛得他幾乎窒息…


是了,只有那聲音讓他心痛…


「呼…」



沉睡中的安普忽然長嘆一聲,長密的睫毛跟著睜開眨了眨,隨即瞥見一旁正望著自己發愣的人…樊還來不及收回自己的視線與心思,卻看見那雙仍舊睡意濃重的眸朝他露出一個甜美微笑,帶著迷糊傻氣低低開口:

「早安 」



啊…就是這聲音…



樊輕柔地笑了,任由髮絲落在兩人的臉上
雙手小心地捧著那張鬍渣臉,吻上他乾澀的唇










只有這人的聲音

讓他心痛…卻也為之心動




===================================



【香草野菜沙拉】

材料:
阿巴尼斯神殿後香草園內可食香草---
甜羅勒、胡椒薄荷、金蓮花葉片、蒔蘿、小洋蔥、蘿蔓生菜、紫高麗、小地榆嫩葉、芝麻菜、燈籠草漿果、覆盆子漿果…(經種植者確認,沒加入任何實驗性可疑植物…)



沾醬:
任意沙拉醬或自製香草醬



p.s.
也可以用油炸粉調一碗炸糊將以上香草裹糊油炸
油溫以中溫為宜(沾糊入油立即浮起,但無強烈油滾現象)否則香草會炸焦
食用時沾上攙入磨碎羅勒或迷迭香的香草鹽


============這要是換人做就沒人敢吃=============




「我想吃肉~~」


雖然園裡的香草甜美清爽,但總覺得沒澱粉類和肉就吃不飽…
安普邊嘟嚷抱怨,邊瞥見那所剩無幾的糧食櫃裡只剩下幾顆已風乾的洋蔥……
要不是連麵粉都沒有,做個乾洋蔥麵包他還可以…「你多久沒進城買東西了?」他盯著正往麥片碗裡倒牛奶的樊,對方默默搖了搖頭一臉不以為意

「等下跟我去!」
口氣強硬不起來,聽著比較像在耍

樊低頭啜牛奶時淡淡微笑著想、究竟哪個才是該被管的孩子…





===================================






『小沙,剩下的麻煩你了。』

「咦?owo」

把一疊等著確認的清單交給正認真記錄的沙堤耶,甚至不等他發出「去哪裡?」的疑問,便快步走向街道消失在碼頭的來往人群裡。小沙帶著疑問的大眼只好望向懶散靠在貨櫃旁一直無語的船醫,對方滿臉無奈地聳肩攤攤手,隨後拎著箱子跟著也晃悠離去…

只剩下甲板上心情浮躁的亞瑟在跳腳的聲音





走在城市主要道路上
吉米盯著自己的厚重靴頭在路面石板上緩緩交錯前進

事到如今…
他不知道為何自己執意要來
張的話還言猶在耳、但該如何跟別人開口?更何況是個素未謀面的人…吉米煩躁地望向道路盡頭、俯瞰小城的白色山坡,不經意瞥見旁邊樓館的酒桶招牌…

『…嘖!』
好吧,他帶點自暴自棄地想:「連我也被帶壞了…」
藉酒壯膽不是他的作風,吉米皺眉推開酒吧木門時,決定把這帳算在某個船廚份上…







「哈…哈啾!

兩條街之外的肉鋪旁
正在豪爽大打噴涕的雞毛頭差點把手裡滿滿紙袋的東西給灑了一地

樊早就機靈的閃到一邊,並用帶著抱歉的微笑安撫很想發飆的肉鋪老闆
「走吧…買太多了…」
輕拽安普衣角,然後禮貌地對店家再次微笑點頭之後才走出鋪子
雞毛頭則滿不在乎地揉著發紅鼻頭跟著走出來;這個城鎮裡早已沒有讓他必須保持禮貌的理由,而他也已學會真正不去在意別人。





「安普…」

「啥?」

「…東西給我吧,去一趟碼頭看看。」


雞毛頭微微一頓,然後歪了歪頭想到什麼似地丟下一句「等等」
就抱著東西拐進旁邊一條小巷裡去;沒多久就拖著一台帶著輪子的小木箱回來

「剛才在酒吧後門借來的!」
他笑得有點得意:「幸好還有認識的人在裡頭,改天再還就行…」
樊看著他邊嘮叨解釋著、邊拖下了外衣墊在木箱裡做緩衝,然後仔細把東西整齊放好…接著站起身衝著他一笑:

「回去等我!」
幾個大步就不見了人影



而酒吧裡
渾然不知剛跟罪魁禍首擦身而過的吉米船長還沒有醉的感覺,正招手叫來下一杯啤酒,同時低聲抱怨著那不知什麼時候回來的雞毛笨蛋…









=========================================

(待續)





啦啦啦~~~
打我啊打我----…(巴掌)!





…嗯…咳……總之…
因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所以請原諒拖稿…
其實有想過玩這種到最後會很想親手毀掉角色...我就是這種人

因為偶爾想起來時會無法忍受最後放著不管

所以......哪?就這樣放手不管吧!?(----咦?

啊還有也許這樣也可以把編輯從醋海帶回來了(笑!!!(笑屁!!!!!




另外:

VAN (荷蘭語)貴族後裔,為許多荷蘭名字的姓。






這是偶然在查名字的時候查到的…X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MAKU * Trackback(0) * Comment(4) * Page top↑


←PREV xx HOME xx NEXT→
2007.01.06 (23:36) xx URL xx EDIT
(拿大鐵鎚捶下去)

吃什麼菜、給我肉0A0!(咦
花心度
2007.01.07 (19:11) xx URL xx EDIT
老實說我覺得..有糟糕化的傾向...XDDDDDDDD
而且看完還真是想巴你一頓xdxd

吉米又娘掉了不是我要說(笑


然後覺得最心跳的果然還是早晨親吻那邊ˇˇ
好甜甜甜害我想喝水(咦
花心度
2007.01.07 (19:27) xx URL xx EDIT
忘記說,要喝醉的話吉米喝啤酒大概會先脹死不是醉死xd
2007.01.08 (01:16) xx URL xx EDIT
))瓜
我現在聞到肉就想吐...|||
你要肉嗎(推推

))花心度
(掩面)好了我再也沒臉見你們(奔
吉米先生下次喝高梁吧就會比較MAN了(住手不是這問題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o99.blog57.fc2.com/tb.php/72-f82f0799












xx HOME x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