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Ⅸ。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RESIST. Powered by FC2 Blog
2017/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2017/11
xxINFOMATIONxx
  • RSS
Welcome to 。Ⅸ。 !!
メッセージスペース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Page top↑


重組的破碎 
2006/12/19 /00:46
吉安= =
這是我寫過最痛苦的文...orz


密碼改成阿瓜的生日4碼喔=3=

這篇還是謹慎一點不用通用密碼比較好orz


=====================================


冷,他覺得徹骨地冷…


吉米船長從冷汗與夢魘中醒來,無法自抑地顫抖…

…不,他已經不是船長了…






……不再是……那船呢?他的船!?還有船員!?

吉米在驚惶中猛然起身,失溫的僵硬四肢肌肉立刻跟著抽筋,痛得他彎身呻吟。



「喂、你哪裡痛啊…吉米?」

在他還發愣的當口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冷不防暗中一隻手伸過來探了探他的額;然後一陣窸窣,帶著人體餘溫的乾草重新堆到他身上。


這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在很久以前聽過…
是在溫暖平穩的陽光甲板上、在咖啡的香氣與船員的笑語吵雜中…語調和那時一模一樣…一瞬間他以為那才是現實,這無邊暗只是個醒不過來的惡夢……


一個蓬亂熟悉的雞毛頭湊到他面前,就著日出前的微弱星光端詳他的臉:「又是肌肉痠痛嗎?」被海浪折騰之後一定會有的後果,他早先有過經驗;再加上現在失溫與未癒合的大小傷口…「要不要幫你揉一下?」 伸長的手才剛摸到那冰冷的肌膚就被拍掉:

「我沒事!」沉穩的嗓音,極力壓抑著語氣

「這樣啊,嗯。」迅速地回應,過於輕快的掩飾



暗中,兩人的呼吸顯得粗重而明顯

壓抑的也許不只是情緒





回想起來,過程竟是如此簡單

就像當年把Tony掃落海的那暴風雨,只是這回情況失控得太多
水柱形成的龍捲風將船掃成了木屑碎片

吉米最後的記憶,是昏沉中扶著水面漂著的木板,看著空中正扭曲、交纏遠去的三道水柱:極其優美無邪地、像舞者般,在天與海之間的空隙起伏跳躍;灰藍色的雲翻騰其上,彷彿有隻手在雲上翻攪調動捏塑成型……灰色的海水裡什麼都看不見,無論是他的船、還是船上的任何人與物……


要是安普沒有像塊破布般跟著海浪被沖上來……如果他把那沾著血浸滿海水、已變成深棕色的咖啡色衣褲當做一塊普通的樹幹浮木…吉米想都不敢再想下去……


他會跟其他人會合,在那不遠處的無垠深藍




精疲力竭的昏睡之前,吉米時常無法克制自己頻頻看向東方,恍惚入睡時似乎可以聞到那熟悉又想念、令人沉迷安心的香味…

第一次在黎明前的薄霧中凍醒時,離洞口不遠的火居然沒被強勁海風給吹熄,而安普正伏在洞口不遠,似乎仍在沉睡,身上蓋著所有的衣物與蒐集來的樹葉。吉米走到洞口,發現火堆旁以石頭堆了一小座屏障擋掉海風保護火種…

吉米側頭看著那看不出如此細心的廚師,一臉無邪的睡著懷裡還緊抱不知哪裡找來的南瓜…再也沒有比這個畫面更不真實的夢境了,他忽然苦苦地牽動嘴角微笑起來……


很快的,轉眼已是二度月圓

兩人棲身洞口邊的石壁上白色刻痕一天天加,身體上的傷痕也漸漸癒合成白色疤痕。雖然疼痛與生活上的不便始終存在,誰也沒先提起船難與其他人,甚至是以後的日子…兩人的態度都像只是暫時、只是渡假……很快就會結束;遠遠地亞瑟也一定能從瞭望台上看見他們、然後帶著小沙、与丸、所有人來跟他們會合…







……但是這樣的生活要持續多久?

日子一天比一天更難熬,






傍晚時分,側臥沉睡的吉米被夕陽餘輝擾醒

醒著時覺得痛苦麻木,加上這幾日天氣越來越寒冷,他總是能睡著就睡,偶爾滿臉是淚身體痠疼的醒來,卻憶不起那些累人夢境…。





……對了…安普人呢…?

已經漸漸習慣看他坐在洞口……吉米慢慢起身,一手扶摸著岩壁踱到洞口

早先,他曾靜靜看著那高大棕色的背影俐落地沿著沙灘揀拾起散落的貨品、採集嫩葉乾草為兩人鋪床、蒐集食物……偶爾在深夜裡被惡夢驚醒時,會看見他背對著他坐在洞口,守著滿石洞的清冷月光…他的色眼睛在夜晚隔著火光靜靜地閃爍,像一個深不見底的傷口。

即使是現在,安普還是每天都會在夕陽時分安靜地凝視晚霞直到日落,像是某種儀式……高大的身影佇立在不遠處,吉米赤腳無聲地走近,看見安普的側臉仍舊沒有表情,像之前他在船上時望著遠處發呆放空時般空白平靜……在夕陽餘暉下,他的臉頰反映出水光。
吉米不禁止步,驚訝地看著那人就這樣極為平靜地任淚水恣意泛濫臉上,從削尖下巴滴落,成為無垠海水的一部份…

就像他們所失去的,終究是回歸到原點…





天後不久,兩人坐在洞口火堆邊望著月亮昇起
剛爬上的月亮是橘紅色,在沉默海浪聲中轉眼就走到了兩人頭頂,褪成淡月黃


「…安普」

「猜我昨天找到什麼?」安普忽然搶下吉米的話尾,咧嘴朝他笑著。

被他的笑容愣了住,吉米呆呆地看著安普忽然滔滔不絕地開始說起話來:「你看,昨天被沖上岸來的酒桶!很棒吧?被蠟封得好好一滴沒漏!這麼大一桶可以喝多久啊……」

「安普!」


「…我不要!」


忽然低頭比吉米更暴戾地大吼……然後四周回歸寂靜


安普蓬亂的頭埋在兩膝之間,手裡仍緊緊攀著酒桶,彷彿那是根救命浮木

吉米看著失控的廚師,一股酸苦忽然湧上;那是一直忽視的情感、對無力改變一切的失望、瘋狂、憤怒、夾雜著體會到再也揮之不去的悲傷…

他在狂暴的情緒中狠狠揪起廚師的衣領,而對方忽然反手緊抱住他。
瘦削溫暖的人體攀附在他胸腹前嗚咽哭泣,用力到抖動的手腕絕望地緊抓著他的肩膀,傳來的疼痛卻遠遠、比不上心裡的……


在月光下吉米拉起安普的臉吻了他

他的那句「我不要」一直迴盪在耳邊,兩人身體裡的瘋狂情緒似乎因為互相碰觸而流竄融合,再也裝不下而溢出容器的悲苦只能用行動去宣洩、傳達……
吉米微俯下身吻著那帶淚而鹹澀的唇,讓那溫暖柔軟更加深入密合;垂下的眉眼間也沾上了安普的淚水……而被吻的人仍安靜保持跪坐,只仰首輕含著那急切探入的舌,雙手在吉米的臉上、脖頸、髮間游移,像個盲人在摸索般探詢。



『…就這樣吧!……就這樣了!』

吻著、讀著那絕望的唇舌與情慾,湧進身體裡那幾乎崩潰的情緒這樣狂喊著…
…如果這是你現在想要的
如果,這是我現在能給的


他開始回吻吉米,雙手捧著對方後腦那觸感柔軟的髮絲而想起某人時,心裡卻意外地只掠過一絲模糊而遙遠的哀痛…彷彿一抹深入體內表面癒合的疤、在所有傷痕的核心裡卻只能暫時不去想他……念頭一閃而過,他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感覺到安普的溫暖手掌來回摸索著背部、腰側、胸口和鎖骨…吉米的唇漸漸往下,噙住赤裸胸口上的突起用力舔吮輕咬,聽見那人倒吸一大口氣發出微弱哀鳴,並顫著手拉扯彼此身上礙事的衣物。

兩人幾近粗暴的狂吻著彼此,邊急切褪去自己與對方身上的衣物,不得不短暫分開的唇舌讓石洞內充滿粗重的喘息,聲音在乾燥的石璧間碰撞造成更大的回音,帶著濕熱誘人的親吻聲音與難耐吟哦。

從沒想過會碰觸的地方:微弱月光下,吉米的手撫上安普勁瘦的大腿,用指尖感受皮膚底下跳動的肌肉,不輕不重地滑過大腿根。安普的臉埋在吉米頸間,粗重濕熱的呼吸吹起散在耳垂邊的髮絲,一手套弄著對方早已勃起的性器,另一手卻停留在吉米的左胸,像在確認對方的心跳般…雖然兩人的心跳在彼此耳中已像擂鼓般響亮急促。

「啊…嗯…」
聽見頸間傳來不小心溢出唇邊的低吟,吉米無情地抽開在不停輕顫的腿間被夾住的手腕,在安普抬眼望向他時再度吻上他的唇,並一手拉下他的腰,讓他挺立的慾望在兩人空虛的股間重重摩擦了一下。
「-----啊…哈啊…」

安普粗重地喘息著,雖然瞭解吉米的意思,但騰在空中的身體仍在遲疑,一滴汗水沿著臉頰滴在吉米的胸膛上。吉米的手再次撫上安普挺立在自己腹間的性器,誘哄般地時輕時重套弄;另一手不耐地在對方敏感的腰側、肚腹與股間來回撫摸。
「…呼…讓我……快…」

平時吊兒郎當的粗眉難受地皺起,就著微弱月光看著身下扭動的健碩身軀,和那染上熱氣慾火、在此時變得異常妖美的雙眼。那漂亮的眉眼幾乎是哀求地矇矓望著他,卻又如此倔強、哀傷、美麗……安普不禁低下頭吻了那雙眼、然後是挺直的鼻、形狀優美的下巴……唇舌交會時他終於緩緩坐下,在巨痛中他將臉埋進吉米頸窩忍受著,感覺吉米的腰部跟著他身體律動,越來越快、越來越燙……他忍不住張嘴輕咬吉米溫暖柔軟的耳垂、頸背、鎖骨,留下一道道珊瑚色的齒痕…


當月亮已走完夜空中大半路程,靜靜準備西沉時

石洞中並沒有停止的跡象

沾著濃重氣味、被扔在草床上的衣服幾乎已經沒有乾的部份,灰色乾燥的石壁有幾處沾上了暗色的痕跡。吉米撐起疲軟的身體,在變得微弱的火堆中丟了兩塊木頭後,蹣跚拖著腳步走回洞裡,看見安普正靠牆坐著邊仰頭灌下葡萄酒,於是俯身攫住他的唇。

紅色酒液沿著安普嘴角滲下,被吉米用姆指拭去,然後沿著下巴舔吻到喉頭、鎖骨…胸口、肚腹……安普的呼吸再度變得急促,但仍保持仰頭屈膝的坐姿,像個頹喪失志的人放棄般任由吉米一路吮吻下去…而吉米幾乎是溫柔的撫開柔軟鬈毛、拭去垂軟陰囊上濕滑的精液,耐心舔吻吮吸讓性器再勃起,邊用舌尖刺激濡溼的尖端。

「呼、啊呼……嗯…」
聽見自己抑不成聲的呻吟,安普自暴自棄地撐起身體,腰部早已經不受控制地扭動。吉米的舌尖重重一戳,感覺要噴出來之前及時用手握住了根部…「啊…吉米…放手……嗯!」安普翻過身體試圖抽身,並用手去推開吉米箝制的手,卻一個不穩被反壓在地上,胸膛接觸到冰冷的岩壁時也被猛然插入。

「啊!…嗯、嗯……」感覺體腔內被摩擦得都要燒灼起來,性器也被猛烈地搓揉套弄,吉米汗濕溫暖的胸口密合地貼在背後,在忍受不了的高潮暈眩中狠狠咬住安普的肩頭…










星子還沒暗下去,白色的黎明微光就已在天邊漸漸籠罩

清冷的晨霧飄進溫暖岩洞時,安普睜開痠澀睏頓的眼,發現洞外的火只剩丁點。
他花了些時間習慣腰間與後面的疼痛,小心不發出聲音地緩緩站起,扶著牆一點一點挨到洞口添柴。

被霧瀰漫的海面還是灰色,安普靜靜倚在洞口等待著,等待第一道淡金色陽光穿透灰濛晨曦灑在海面上,映出點點金光,在海面霧氣間反射出絕美景象,彷彿下一秒就會有白羽自雲霧間飄落…

也許會有彩虹呢…

安普這麼想著然後回頭,看見仍在沉睡的吉米,屈身側臥在草床上、髮散亂在額前,表情卻安詳地像個玩累的孩子…沒有之前的緊繃與皺眉、沒有自責與痛苦…
安普無聲走回沉睡的人身邊,邊走視線沒有離開過那安詳的睡臉

輕輕在不擾動他的情況下,他將吉米攬在懷裡;睡夢中的他皺了皺眉,隨即靠往更溫暖的懷抱深處繼續沉睡…

睡吧…
安普也閉上眼,安心地聽見穩定的心跳聲…是兩個重疊在一起的聲音…




岩洞外,霧氣已經散去
太陽露出了金色臉孔,用新生般的愉俯視著那片無垠藍色海洋…






















































(END)





mrja01-2.jpg
感謝二咪跨刀插圖(笑
超讚的!!!122.gif


==========================================
然後聽說是續集的月缺 by 二度老師XD






起源聽說是阿瓜跟老師在亂講話...=A=(少女瓜啊現在知道自作孽不可活了吼
討論到如果花俏不在家(?),吉米最有可能跟誰上床(爆)



答案就是我家雞毛頭...|||囧rz



已經是一個很可怕(?)的開頭了…||||b(但該死的我完全無法否認他不會做)
卻說乾脆當成番外篇的內容這樣

而且還一定要是爆點床戲……好狠心的老師跟編輯…Q_Q
我手邊一點資料沒有要我寫出這麼高難度的動作場面好傷腦細胞要人命…
(結果後來硬著頭皮寫的時候還去找人體構造圖)囧




…所以總之這內容是完全虛構的太太們!!!Q[]Q
完完全全是一場啊啊啊~~~~~~~~~~(奔逃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MAKU * Trackback(0) * Comment(2) * Page top↑


←PREV xx HOME xx NEXT→
2006.12.19 (01:18) xx URL xx EDIT
我現在是妒婦瓜(咦咦
唔喔不行我只有五味雜陳這個感想可惡你寫那麼搧情幹嘛罰你以後每5篇要有1篇是H啦
月圓(咦)
2006.12.19 (23:50) xx URL xx EDIT
雖然在MSN已經尖叫過很多次(XDXD)
但是還是覺得要留言才更有感覺XDDDDDDDD

小孩子吉米實在是太棒了>////<
我覺得很久很久都沒看過會讓人要冒鼻血的小說出現了_______orz

對不起我很沒節操啦XDD(奔走)
可是這篇好棒所以要用匿名留言(咦)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o99.blog57.fc2.com/tb.php/57-2fc38a9b












xx HOME x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