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Ⅸ。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RESIST. Powered by FC2 Blog
2017/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2017/11
xxINFOMATIONxx
  • RSS
Welcome to 。Ⅸ。 !!
メッセージスペース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Page top↑


初識 
2006/11/05 /00:21










天色暗沉如灰泥,落雨







雨不大不小,還看得見天空灰白間隙。路上行人皆匆匆快步來去,拉著外套的拿著傘的奔走躲雨的…冬季天色暗得迅速,各戶窗裡相繼點上溫暖燈光,引誘催促行人們加快腳步。




一對父子踏著不急不緩的腳步在石子路上
父親替兩人撐著大傘,還不到大腿的孩子則拉著大衣衣角,邊走邊踢出路上小小水花。兩人與身邊的行人相比似乎悠散漫了些,像是在雨中隨意散步。




「你看、雲飄得好快!」

童音耳脆聲響起,小手扯著衣角邊指向天空,毫不在意冰冷雨水滴落手背:「有人在哭…」
最後一句如耳語般細微,但大鬍子父親能聽得見


「…也許吧,希望晚上不要再下了。」

夜裡的雨聲聽來總是特別悽愴,加上海風助長有時聽來更像哭聲…
偶爾這樣的夜晚,孩子會因此跑來臥室想擠在大床中間,雖然結果總是被母親邊唸邊帶回去說男生要勇敢等等。而到了半夜父親溜下床去房間查看時,小鬼頭定會埋在深深的幾層枕頭被子裡,像動物般蜷成一團熟睡。






「爸、」
孩子拉拉衣角,吃力地仰起頭對父親笑開了缺了一顆門牙的嘴巴:
「好好聽的聲音哦…再走慢一點!」



知道孩子指的是雨點打在傘上的聲音,大鬍子配合地放慢腳步,任由孩子踏著石子路上水窪邊玩邊走,兩人的長統膠鞋一大一小地交錯前進時慢時快…











忽然小雨鞋停下腳步


大鬍子轉頭尋找孩子視線,發覺他又盯著路邊暗巷不動…
這不是頭一次,而且偶爾會惹上麻煩…但這次孩子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同
不是小狗小貓的喜、不是路邊醉漢的好奇,也不是乞丐的複雜同情;孩子只是直直地注視著暗中某一點…




「…安普?」

但孩子已鬆開衣角往暗巷中走去,似乎忘記雨水般毫不眷戀地離開大傘庇護快步往前,連做父親的也不曾見過他如此以致於先愣了半秒才想到快步跟進暗巷




天色已全暗下來
一時間眼睛無法適應,大鬍子只看見兒子踏出的水花並沒延續很遠就停了下來,在巷裡牆邊一團什麼東西之前…
而像是為他解圍般牆邊某扇窗此時正巧亮起


是垃圾堆及幾個垃圾桶
顯然前門是個食品店或是餐館子,一地的廚餘、殘餚、果渣與發霉沾濕的米飯麵包。而站在那裡的孩子並不是孤身一人,一個翻倒的桶子邊還坐著個小小身影…



已看不出顏色的束腰長袍衣褲濕透後是團灰泥,雨水正在洗去那臉蛋上的髒污,也將原本可能是蓬亂的髮打濕成一條條服貼在那小小的頭顱上,使單薄的身體看起來更加瘦小…

他跪坐在翻倒的桶邊,兩隻瘦弱的小手裡緊緊各捏著一把發黃的飯或麵包屑靜止不動,像偷食被發現的貓般定在原地,身體僵硬地微弓著;雨水劃過的臉上看不清表情,看不出是否正在哭泣……








時間似乎在那刻停止
但也從那時開始不同的運轉





===============================









幾回寒暑後,又一個陰暗的黃昏




一名鬈髮男孩側臥在某個郊外矮林的草地上喘著氣

不遠處的白色建築物傳來搖鈴的聲音,是學堂下課的訊號;但男孩沒有動,因為還無法起身。
腸胃部份傳來陣陣疼痛,但胸腹間的欲嘔不適已在退去…幸好對方也曉得攻擊看不見的部位,腫起的嘴角就當做是意外……雖說他已開始覺得臥病在床的父親是裝傻說不知道就是了…


窸窣聲從背後傳來
男孩沒有回頭,猜得出是誰,而且在腳步聲停止在近處後依然沉默時更加確定


他乾脆撇過臉去裝睡




「…你白癡啊?起來!!!」
終於忍不住抬腳踩上那顆裡外都亂七八糟的頭:「這麼會裝死、為什麼就是用不對地方!吭?」那人邊說邊踩,像要置害蟲於死地般氣憤激動跳腳,只是地上的男孩依舊不動如山不痛不癢。

少年踩了幾腳,也不知是不忍或是無力也就停了,跟著嘆口氣又沉默站著
而地上的男孩此時才翻身坐起,順手去摳擦嘴邊早已乾掉的血跡。一旁的髮少年見狀,似乎又心頭火起,將手裡對方那份用布巾綁起的書本摔在男孩腿上之後轉身就走,而男孩只沉默拾起東西跟在少年身後




意外地,男孩漸漸發現少年不是往家的方向走,最後停在附近果園的一處井邊。他默默地看著兄長吃力彎腰打起半桶水,將裹書的布巾解下浸在桶裡後擰乾遞給他,臉色已恢復蒼白平靜,不像剛才氣得一陣青一陣紅…

「……對不起…」
自知理虧,男孩邊擦邊囁嚅著道歉,嘴裡的血腥味又開始蔓延

直到對方接過染血的布巾、清洗後兩人又抱著書一前一後走回家時已是天
中間長長的沉默後
少年在離家門不遠時還是轉身開口:

「你明知現在不該讓父親擔心,」
養子、撿來的、娘娘腔……其他更多不堪名詞已經幾乎可以不痛不癢……從小打架到大已經說過幾次…「幾時才學乖?」這些傷口不該在他身上,跟他又無關。




一如往常的沉默答案,他從不回嘴
但直視自己的眼眸溫和如水,帶著些許哀愁和矅石般的堅定頑固
超齡地悲傷
像是呼應男孩心情般,與他瞳孔相同顏色的天空開始落下雨滴



「為什麼要裝作不知道…?為什麼這是錯的?」


上前輕輕將少年推向屋簷,男孩以幾不可聞的低語詢問
退到屋簷下的少年站在高一階的階梯上垂眼注視仍在淋雨的男孩,注視那雙濃眉痛苦蹙起並微側過臉,雖將自己隔在雙臂間卻似乎不願凝視、不敢面對、不能再忍受……









「…因為是你,」

直到雨水浸濕那頭鬈髮、佈滿男孩瘦削臉龐許久許久

「因為你讓我幾乎不能堅守原則,還有那些曾對自己做過的約定…
…因為是你…」



白晰手掌捧住被雨浸濕的棕色臉龐,少年肩上的髮因前傾而滑落肩頭
於是男孩急切仰起脖頸,深深吸入少年用來洗頭的藥草香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MAKU * Trackback(0) * Comment(0) * Page top↑


←PREV xx HOME xx NEX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o99.blog57.fc2.com/tb.php/117-2c9bcac6












xx HOME x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