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Ⅸ。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RESIST. Powered by FC2 Blog
2017/05←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07
xxINFOMATIONxx
  • RSS
Welcome to 。Ⅸ。 !!
メッセージスペース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Page top↑


花.續 
2007/02/04 /12:25

點入有音樂
血腥場面有,不適者慎入!owo|||




貓OP-花











你放了一條名為思念的蛇在我心裡



於是孤獨的夜晚
它總是啃蝕著我



直到這顆心死去










==================================







天氣陰鬱,沒有夕陽
一片灰暗之後直接轉變成咖啡紅、然後是泛著紫紅的鐵灰幕,連星星也看不見

靠在女神號船頭的雞毛頭嘆了口氣,轉身走回甲板,之後跳上與岸邊相連的棧橋。
沙堤耶正在記錄碼頭邊堆著的貨櫃數量,亞瑟則坐在其中一個箱子上津津有味地啃蘋果,還順手塞了一只紅熟的在小沙口袋裡。




「還沒回來嗎~?」
安普明知故問地拖著長音,語氣頗無奈兼無:「到底有多少要搬啊…」


「這邊的登記完可以了~~♪」
像是有永遠用不完的活力跟好心情的小沙朝大部份貨櫃比劃了一下,繼續登記下一批清單;一旁也不會受天氣影響心情的亞瑟把啃完的果核朝後隨意一扔,愉快的抹抹嘴站起身來繼續勞動;發牢騷的船廚只好不情願地跟著把大型貨櫃一起搬運上船。



這次在雷得港補進的貨大約快要是平時的兩倍,
就算是預備遠航也未免過於豐富了…但船員們並沒發出疑問,因為吉米船長總是有他自己的理由,就像上次繞道航行一樣…相較於把生命交付在船長的選擇中,補貨這種事並不值得追問。

…況且自從上回迪恩與安普硬是問出繞行的理由之後,私下就一個傳一個全都知道了;因而更有默契地保持沉默…誰都沒說出口,但總希望能早點再見國王號…






「啊、回來了!」
坐在高處休息啃蘋果的小沙,最先注意到遠處走來的高大身影:
面無表情的吉米身後跟著長髮浪人与丸,在人群中格外顯眼,雖然兩人完全不把旁人視線當一回事…

但吉米的表情帶著一絲莫名不耐,眼神只掃過堆放在棧橋邊所剩不多的箱子,在眾人注視下沉默地走上船,沉重的靴子毫不遲疑邁著穩定大步直向船長室,而後想起什麼似地在門口前止步回頭:

『吃完飯後開始準備,今晚離港啟航。』



語氣平淡,掃視一遍之後像是確認般點點頭,接著門喀搭一聲闔上
肩上還扛著箱子的安普轉身詢問般看向与丸,後者只是輕哼一聲擺擺手就離去

「…還是沒消息嗎…」


答案不言自明;已經在雷得港停泊將近一週了
無論是出門買賣辦事還是晃,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地向來往的海員打聽情報……但是都沒有聽見他們想要知道的-------關於在東南方海域佈下的海軍最近是否有戰況、或是關於船頭刻著白鷲的大船的任何消息…







==================================



【香料紅酒燉牛肉】

(女神號船員份量)


材料:
月桂葉8片、義大利香料適量
匈牙利紅椒粉豪邁1把
牛肋條肉或腿肉 共約8公斤
馬鈴薯15個、洋蔥10個、蕃茄10個(或等量蕃茄糊)
胡蘿蔔10條、蘑一籃
紅酒約三瓶半(剩下的被廚師喝掉)
高湯3公升、麵粉適量
鮮奶油一杯、調味鹽少許
鼠尾草一把取葉

前置:紅酒蓋過牛肉放冰箱醃半天以上
(可省略,但香味與柔軟度不同。)


1. 牛肉與馬鈴薯豪邁剁塊(好孩子請切3~4公分立方塊,不要太小因為肉會縮。)
2. 蕃茄燙過壓成糊。(混帳我叫你去皮啊不准省略!)
3. 熱油鍋爆香洋蔥後,加入薄薄裹上一層麵粉的牛肉煎炒至金黃,再倒入紅酒(之前醃牛肉的)、月桂葉、義大利香料、匈牙利紅椒粉豪邁翻炒。
4. 倒入高湯、蕃茄糊煮滾後調味,轉小火慢燉2小時。
5. 馬鈴薯、胡蘿蔔去皮切小塊隨便丟入,續燉40分;切片蘑加入後續煮10分
6. 起鍋前淋入鮮奶油、灑上鼠尾草葉。


* 燉的時間以肉的狀態決定,時間越長越軟;中間要打開攪拌並撈去浮上肉沫


* 可配麵包、飯麵皆宜,冷藏可隔餐食用約五天
* 酒雖然不用很好,但也不要很爛…否則會壞了一鍋肉












==================================










夜深,今晚沒有月亮


吉米船長靠在大開的窗邊,海風照常肆無忌憚拂動他的頭髮與臉龐,甚至吹開他鬆散的衣領鑽入胸膛,卻無法帶給他些許安撫…

難以忍受的是那份必須壓抑的焦躁不安…
對於發生在遠方的事、在意的人……一點消息都沒有!吉米皺起眉狠狠閉上眼,有些挫敗地將額頭抵住靠著窗的手背,厭惡自己壓抑不住的浮躁、厭惡自己的心神不寧,厭惡承認在擔心的自己…
這種縈繞心頭、不乾不脆的悶窒令他火大…



又一陣狂風吹來


吉米睜開眼,皺著眉正要轉身
忽然看見遠方漆海上有什麼在移動…

…也許是鯨魚或海豚,也許只是個浪頭什麼都不是……但…

他瞇著眼,定定望向一片漆的那一點…





風中忽然有短促笛聲響起,是瞭望台上的亞瑟正發出警訊:

「有船靠近!小心敵襲----------」


當下吉米衝到甲板上,船員們已大部分都迅速地做出準備;畢竟都已養成武器不離手的習慣和突發臨場反應,端看指揮與環境…今晚視線很糟,對方偷偷摸摸靠近已說明了來意不善…


吉米伏在甲板貨艙後,低聲指揮身邊看得見的船員邊凝神聽著四周動靜
剛才的鬱悶仍在胸口,被這突來的緊繃一催,像是隱隱燃起了什麼似地躁動不已,一股無名火冷冷在他眼裡跳動---------



手上的劍鋒在暗中
像是聽悉他心底那份騷動般閃動了一下,吉米微側過頭瞥視緊握著的長劍
耳裡已經聽見勾索扣在船舷的低微聲音,知道旁邊的船員們都繃緊著在等待他的指示







-------------已經聽得見甲板上輕微的腳步聲了----------

吉米緩緩抬頭,像拉滿的弓弦一樣繃緊了身體,然後隨著揮出的那道銀光躍入夜空中…



==================================




在殺戮中的動物不知能否思考?



長劍穿過人體的感覺異常清楚地停留在手中
吉米一個挺身,再次將武器送入對方體內同時側身避開上方劈砍下來的刀鋒,毫不在意削落些許髮絲幾乎貼近耳側的距離,抽出劍身的同時也扯開了敵人肚腹上更大的傷口

對震耳的嘶吼慘叫罔若未聞,沾血的劍在空中甩出弧度正好擋住另一邊的攻擊,但眼前的敵人並未倒下;口中冒出血沫、直瞪著兩眼就欺身上來緊揪住了吉米的衣領和持劍右手,將死之前的蠻力逼得他得連連後退,旁邊的敵人也趁機跟上來再次揮下大刀…

被壯漢死死扣住脖頸無法呼吸,背靠著柱子的吉米隱約看見眼前的刀影閃光,似乎有誰替他接下了身後的攻擊,但他並沒有思考…左手狠命握拳搥打敵人時觸及的是血肉模糊的柔軟溫熱,對方終於鬆開手…在混亂狂怒中吉米抓住了那傷口某處用力一扯,從肚腹飛舞出來的柔軟長條物體被緊接上來的敵人一刀斬斷,同時也讓那人遲疑退卻了半秒,讓吉米跟著一劍割開了喉嚨…





…熟悉的血腥味裡,為何沒有伴隨著該有的香氣?
你在哪裡…你在哪裡…






當終於可以站在原地喘息時,吉米先是環視四周:
剩下寥寥無幾的敵人在做困獸之鬥,幾個人跳回船想要逃離…他一個劍步衝到船邊,拾起掉落的匕首準確擲向正在往船上爬的其中一人,那人連慘叫都沒有就落了海…後腦勺只剩下劍柄在外。



『…一個活口都不要留!』

徒勞地用衣袖抹去臉上的血,吉米帶著剩餘的冷靜怒氣沉聲指示:『搜光他們的船,把活著的都給綁死扔下海!』












清晨的濃霧裡飄散著強烈的血腥味

女神號上的敵人已經不在了
但殘留在甲板上難以清除的乾涸血漬是另一回事,要是不將四處散濺的碎肉血漿及早清除,等太陽出來一悶就會腐臭甚至致病…
吉米疲憊地在迪恩身邊坐下稍作休息,連身上已被血浸透之後乾硬的衣物都還來不及換下,就忙著指揮清掃、整理搶來的物資等等,如今已因為晨霧的濕濃而再次軟化




「…去洗個澡換件衣服吧,最難捱的已經過了。」
迪恩瞥了他一眼,繼續縫著安普肩膀上的刀傷








難捱…是嗎?


一連串的血腥並沒讓他的心情覺得舒緩些,只是似乎麻痺了感覺、暫停了思考,但心頭似乎仍被擔憂盤踞著鑽咬侵蝕…這件衣服上的血漬提醒著他剛才都做了什麼,在那段本能駕馭了理智、情緒高漲狂怒的時候……







毫無預警地,瞭望台上的亞瑟忽然大叫起來,開心地揮著手臂指向濃霧另一頭
「國王號噢~~我看見船頭的白鷲了,是國王號!」




「亞瑟這傢伙…」安普抬頭皺起眉:「這種濃霧裡還能看這麼清楚…」
迪恩偏頭看向吉米
但對方只面無表情地立刻垂下眼站起身,默默走回自己房裡去



「其他的就交給我們!你休息吧!」
安普在背後喊道,看著毫無反應的吉米消失在船艙門口,才轉頭對船醫咧嘴一笑:「…嘿ˇ…哇好痛!」

迪恩俐落地將手上縫好的線打個結並剪掉多餘線頭,才微笑地起身推推眼鏡望向那緩緩靠近船側的熟悉大船







==================================





『聽說你在等我…』

『放屁!』




『哦?那為什麼現在洗澡…不是在等我嗎?』

『去你的!』










又是明知故問!
沾血破爛的衣服還被他扔在地上,外面也都還是一片打鬥完的痕跡…
強烈的血腥味就不信這頭大貓聞不出來…




但弗羅爾只是愉快地微笑著靠在牆邊,注視正在擦頭髮的吉米:
『…你真是愛生氣,而且今天火氣忒大…是為了什麼?』



吉米頭也沒回,手上正粗魯地把濕漉漉的頭髮硬是梳開,讓弗羅爾看不下去地伸手制止,直接握住手腕並將他從身後圈住。

濃烈想念的香氣隨著擁抱的動作同時將吉米包圍
柔軟的唇落在他的脖頸、耳旁,熟悉的觸感與溫度……弗羅爾緩緩親吻著懷裡的人,卻不意瞥見他的表情而停了下來:『…真的這麼擔心我?』





『…幹!』

看著弗羅爾直直盯視並略為訝異的樣子
吉米漲紅了臉開始掙扎,卻被弗羅爾緊緊地箍住壓制

『…看見了難得一見的好表情呢…哪?吉米…』
深深吻上了那張正要開口咒罵的嘴,安撫而霸道地舔吮那人的唇舌,並感覺到對方的手由抗拒改為拉扯著他的衣襟,但那眉頭仍舊深鎖…





當粗重的喘息聲漸漸轉為抽搐著的氣音
而汗濕的身體不斷接觸磨擦著、心跳幾乎重疊時,弗羅爾抬起頭想要注視那雙深隧墨的眼,緊蹙的眉頭與汗濕泛著水氣的瘦削蒼白臉龐,像在強忍著什麼……



如此美麗而多變的表情…只有他才能看到、只屬於他……
金髮的獨眼男人笑了





『…是我的哦…』


在因高潮而意識模糊的那一刻,吉米聽見低沉磁性的嗓音在他耳邊這麼輕吟著
但那雙美麗的墨眼眸中似乎泛起薄薄一層晶瑩水氣,只是隨之而來的激情讓他忘了問出口…



在痛的 是身體還是心呢…












===========================






花吉!!!!!!!!!




fu沒抓到的一篇…Orz
真的…其實應該有更好的可以寫…(不是可以寫得更好)
不能拿大病初癒腦袋空空當藉口←你都想好了嘛
想表達的還是不到一半…

啊啊如果在新竹有筆電該多好orz
隨時想寫就可以寫!!!!
過完年要開始忙打包工作等等…面對該面對的事……




是說最近心情很低落一直在聽歌
聽著聽著就總想把歌放在酒吧裡等等的畫面…所以史汪也就比較常出現了…(乾笑


還有在寫的時候就是一直聽這首曲子所以開頭附上ˇ




那麼,想講的話都已經隨著鼻涕忘得一乾二淨了……||||
就先這樣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MAKU * Trackback(0) * Comment(1) * Page top↑


←PREV xx HOME xx NEXT→
2007.02.09 (18:47) xx URL xx EDIT
......吉米公主!!!(害羞狂奔
翻身不能!!吉米公主!!
看完臉頰熱呼呼~吉米公主吉米公主030ˇ

然後我覺得還是把吉花本燒掉好了哈哈哈哈冏

對了是說覺得紅酒牛肉的份量。。。。好少(爆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o99.blog57.fc2.com/tb.php/106-d8a02bc2












xx HOME x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