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Ⅸ。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RESIST. Powered by FC2 Blog
2017/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2017/11
xxINFOMATIONxx
  • RSS
Welcome to 。Ⅸ。 !!
メッセージスペース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Page top↑


惡夢 
2007/02/05 /00:19





你相信的 只是你的希望

那對愛你的人來說

是件寂寞到死的事







=============================




I’m dring

2007-2-4-2.jpg















『你不是愛我』


夕陽的顏色。低垂著的長睫是淡棕色,幾乎拂到圓潤白晰的臉頰
熟悉、曾經專注親吻過的唇瓣,總是吐出他意料之外的話語





『…沒有一個可以想念的人,就哭不出來對嗎?』

那雙美麗大眼輕輕煽動睫毛,卻不願抬起:
『我累了,不想再負擔你的過去。你對我的好太好、太重…太勉強你自己…我開始不懂,你是愛我,還是用溺愛我愛著你自己…但我一直不敢講……因為你相信你愛我,我卻始終沒辦法說服自己相信…』





她終於抬起頭
海洋般的藍色裡沒有淚水,如同初識時那般靈動清,眨動著



『我不想…再做你名義上想念的那個人了…而且…



連你也救不了我…』







說到這裡,美麗的藍色大眼忽然凹陷下去,瞬間變成兩個色窟窿並滲出咖啡紅的液體
粉嫩微膨的柔軟臉蛋也很快地消融掉,露出下面的黃色頰骨;而金髮成了一把乾枯稻草-------------








金髮男人渾身一震,
滿身冷汗的睜開眼,猛然撐起上半身四處張望

但四周安靜
窗簾縫透進清冷晨光,咖啡灰的牆上掛著玻璃框風景畫裡,畫裡的海、雲朵、近處的船帆與遠方島嶼依舊靜止。一切如此地平穩安寧,連風聲與嘈雜鳥鳴都暫時消失,只剩壁鐘細微幾不可聞的走動,室內清冷空氣凝滯得幾乎感覺像是隔離自成為另外的空間…





他剛才 又被這個世界給剔除了嗎…

爬梳過汗濕金髮,史汪嘆了口氣,心裡的驚徨並沒消褪。只是清醒之後,便可以恢復思考,他習慣性地馬上拉出距離,從外面看著這個做惡夢的男人:
看看你,嚇個半死…懦弱…看清你的四周!沒有人…沒人會在!
這樣你可安心了?!




皺起眉,嘴角勾起苦澀笑容
他屈膝起身離開床舖,任被子滑落光裸身軀,無聲像隻貓般優雅踏過地毯走向浴室
於是在水聲中,這個空間終於像是醒了過來,街道樹梢的聲音從窗縫間鑽入…




史汪走出浴室時,房裡已明亮起來
他順手拉開窗廉、將窗戶往外推開,讓房裡充滿清新的晨光與冷空氣;剛才的只是惡夢。
低頭擦拭頭髮時,他又瞥見窗邊櫃子上那付眼鏡




幾乎已經不記得它戴在那張臉上的樣子…
…所以,應該是沒有感覺吧……他沉思的臉上沒有微笑

那麼 再見一次面 也無妨






================================





「我要走了」


在灰暗的酒吧內檢視環境時,一個高大人影站在門口。背光的臉看不清長相,史汪只瞥了一眼,那身高跟頭上根根豎起的亂髮不會有別人。因此他只聳了聳肩,繼續低頭仔細確定審視完之後,才走到門口。

「跟你哥說再見了?」
沒抬頭看身邊背靠著牆、手插在口袋裡的安普;史汪從容地掏出煙葉與火柴,抽了一口之後緩緩吐出嗆鼻香氣。

「…你們這樣要到幾時,幾歲?」聲音平板硬直:

「他看來並不強壯…想必生病的時候,你都不在…人病的時候總是特別脆弱。
他看來也是個習慣孤獨的硬脾氣,在那種時候會很難熬不是嗎…」




安普無話可說,只沉默地望著史汪吐出的氤氳煙霧

「也許沒有意義…也許不需要什麼依靠或約定,但這樣你滿足嗎…?
無論選擇哪一方都會失望,所以才保持現狀…?這樣消耗著時間直到遺憾……」他試著吐出幾個形狀漂亮的煙圈,表情淡漠無神
「…這樣,就是結局…?」





「我想還沒人會知道結局…不過,」安普直起身,深深吐了一口氣:
「…謝謝你的擔心,我也希望你早點脫離惡夢。」
在不清楚的光線與暗褐色臉上,那口微笑起來的白牙特別明顯



史汪將煙卷吸到只剩指甲般短短一截後丟在石板路上,垂下頭看著它那點餘燼很快在邊緣灰化熄滅。那高大背影在街頭消失時,他依舊不願抬眼。低垂蓋住半張臉的金髮下看不見表情,但唇角微揚








……多像當年他會說的話啊…



…但是 年輕人…

當你們那條眼睛看不見的、用信任與思念織就成的絲線,終於承擔不了日與俱的重量與距離之後…



但願至少還能記得 你們曾深信不疑的那些事






====================================





「小姐,打擾一下…」

又來了,這些白目的民眾沒看見她正在忙嗎?
櫃台小姐沒好氣地抬頭:「請先拿照分類號碼牌,不然-------」

她的視線停在小窗口那張正朝她點頭微笑的臉上
可以看見他傾身時優美、小麥色的鎖骨線條,在襯衫領口和絲領巾下若隱若現,深磚紅的衣服顏色把柔順漂亮的金蜜色髮絲襯托得格外亮眼



「嗨…這位漂亮小姐,我想找人…妳認識一個叫作安迪的稅務員嗎?」












=====================================





編輯對不起
我在等R18本來激發花吉FU……Orz







現在重病中
頭痛骨頭痛喉嚨痛得好像要斷了(?



再度跟別人同居,對我來說是很困難去適應的事……是在害怕沒錯
當初跟N同住前卻沒有很擔心覺得很妙…
而這次眼前搬進去後會是很長的時間,卻在還沒同住就開始覺得溝通出現問題…
加上身體不適,就一直往負面想去了……真是差勁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MAKU * Trackback(0) * Comment(1) * Page top↑


←PREV xx HOME xx NEXT→
二度
2007.02.05 (00:39) xx URL xx EDIT
不要再耍性感了史汪!!囧
你這壞人害我又在亂花心了真是(咦

是說安普跟史汪的那段對話非常喜愛
可是也覺得安普是哪邊都放不下啊~~
笨孩子owq/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o99.blog57.fc2.com/tb.php/102-2588e681












xx HOME x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